_理由_

脑子里进了喻文州...

全职 庙粉 喻黄 周叶 男你
bl bg随机掉落 是个洁癖

雷叶蓝,超级雷

没有板子的指绘狗

其实还没有狗带。

小蓝手狂魔,主要推喻黄/周叶/双花的文/图,无关cp的偶尔也推的。况且小蓝手能给喜欢的太太再+1热度啊,洁癖不吃记得屏蔽。

bl:他们太好我写不来。

bg:产出较多。毕竟我写起来顺手





看完了?请谨慎关注,♥。



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愿你目之所及,

心之所向,

满满都是爱。

愿你绽放如花,

愿你常开不败。

比心心。

剥个榴莲:

百花一家亲

大概是四五赛季的时候 还在青训营的小远和昊昊随同战队一起压马路的故事(

tag认人👇

国家队队服。布料特别好!特别软!常服穿没问题!还特别帅!

老叶生快啊。

老叶快生啊。

老叶快生啊。

重说三嘿嘿嘿

哎这算周边吧哈哈哈期待抽到抱枕哦








走走心:


小队长,生日快乐。


看你谈笑风生的样子,爱你睥睨天下的放肆。


距离我把全职看完到现在也才近一年。

我很后悔入坑晚。
并且,我觉得我有机会、有毅力能把全职看完,是我的幸运啊。

我真有幸,

有幸能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朋友,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

当然,那是我一生的荣耀。

2014年就看见过这句话,在很多个地方。然而我到去年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真的太晚了。不过没关系,还有漫长余生,就算不是早入坑的一批,也可以是在圈里待得最长的啊。

你看,50年和47年,或者68年和64年,对比一下,也就差了那么几年不是吗。

我一直在想  这小说 要多疯狂 才能让我们 都变成 热血的模样








那是一场辉煌的荣光。






(哈哈哈哈tag只要五万多吗叶粉那战斗力分分钟搞定嘛

3.5日  绿

去拍照了,1寸2寸都洗了,不过是红底不知道行不行。

好想把身份证上面的照片换一换啊x

主要用到:岁花纪杏花,时雨の忆,信的恋人的一叶信纸

中间那是花间一本的阿尔芙。当时买的分装,好看到哭泣

去了个眼镜

张新杰的眼镜说没就没[bushiXD

关于不老歌之后你懂得内容搬家的个人方案建议

看了AO3,是个好地方啊

MoonRiver:

纯粹是知道几个网站而已,单纯只是个建议,并不是指导或其他什么

小号三次元暴露了只能删除,增补了一下重发一遍_(:з」∠)_


在建议之前,允许我引用来自YIHE陳姑娘翻译【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中的一段话。


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因此所建议的网站也是基于这一原则,同人界自发形成(创始人同为同人界同好),目前看来有能力保证规避河蟹,有可预见的稳定性

(以下站名均为链接)



2015论坛

针对受影响最严重的瓶邪!论坛不用多说,目前版规中你懂得内容需要设置购买,论坛币获取非常轻易。

优点:毕竟是瓶邪专属论坛!访问方便,存放你懂得比较方便,稳定性不错

注意:不接受拆逆瓶邪内容,不接受瓶邪一方BG、女体、ABO及生子。请务必注意版规_(:з」∠)_

菠菜文库

综合性耽美向同人文库。存文无限制,游客可直接看文,阅览你懂得内容楼层、给文章回帖需注册(大约只需二十秒)。匿名可,随意更换马甲可。站长及服务器均在海外。访问速度相当不错,页面简单干净,吸收了AO3、tumblr、36大院等成熟网站的优势功能,结合自身论坛结构,查找文章、发布文章、收藏文章等基础功能均非常方便,可订阅TAG,可屏蔽TAG

优点:访问方便,功能方便且丰富,限制最少,页面开放,稳定性不错

注意:不接受边缘内容。不接受BG内容。发文需要注意TAG标注方式

archive of our own (ao3)

对,大名鼎鼎、传说中的AO3,专为同人而生,甚至成立了一整个委员会为此、为争取同人权益运作的AO3。可发布中文,游客可阅读

优点:针对同人圈制作的以TAG制度为代表的极为成熟强大的系统,相当自由,稳定性最强

注意:网站语言为英文,注册账号需要排队(大约在几天到一周左右),搞不好说不定哪天就步泥扣和汤不热的后尘了

附注:如何无障碍使用AO3

FanFiction

网站名代表一切,著名同人聚集地之二,昵称FF的老牌同人网站。与新生的AO3相比不同的网络构架。

优点:稳定性强,有手机端!

注意:搞不好说不定哪天就步泥扣和汤不热的后尘了

【分享】Fanfiction资源利用心得

(限于个人圈子问题FF我用的少,求熟悉FF的小伙伴补充……)

袖底-国产综合同人站

近期出现的国产同人站,正统的Discuz论坛。页面华丽,访问速度不错,阅读、发文均需注册

优点&注意:……对不起我没怎么认真用过……有经常使用的小伙伴可以补充一下吗_(:з」∠)_

随缘居中文同人

专业欧美,非常专业!非常专业!非常专业。Dscuz!结构,浏览、回复、发布文章均需注册

优点:老牌欧美向综合论坛,稳定,访问速度快

注意:欧美向!

(感谢 @炎狼 姑娘补充~)



要说的都放在开头了,真的仅仅只是个建议,给那些和我一样见过太多次突如其来的网站消失和河蟹,再也不信任任何纯商业网站的小伙伴们。真的不是指手画脚信我_(:з」∠)_

祝大家发文愉快,看文愉快~祝再也不用迁徙!


【喻黄】送春归

吃粮吃到撑,一天快过了才恍然大悟哆哆嗦嗦赶完了
文州生贺第二弹!

※ooc

※很谜的奇葩设定 有佛和月老  好像是个死循环。

啊啊啊啊啊喜欢他们希望他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x

开始。











痴心人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佛终于大发慈悲让他们结一段尘缘。

想当年,佛说要求尘缘你可要等五百年。用五百年,验你诚心。

黄少天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他吵了佛祖五百年。

第五百年之时,佛曰:
给你尘缘,莫要再吵我,手动黄豆再见。

痴心人闻言得意一笑,从此化为了蓝雨寺前的一棵树。


01

正是江南好时节。

客栈院内,花前月下。

树上有人。

月老盘腿坐在树上把玩一个发光体。

月老不老,是个年轻人的样子,天天手里把玩着个方块状发光体,好像很忙的样子,不知在干甚子。

夜浓如水,月老的脸上被发光体映出淡蓝色的光。

于黑暗的环境中看亮亮的物事儿对眼睛不好,容易得青光眼。月老放下发光体,抬眼扫了扫面前急躁的年轻人,冷冷地答道:“天机不可泄露。”

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黄少天最讨厌这种天机不可泄露的回答了,月老什么的一看就不靠谱儿吧,都是江湖圈套。

当年在遇见喻文州的那个客栈,同样熟悉的夜晚,月老也是这样坐在树上手持发光体低头不理人。

也就是他说黄少天命里的尘缘不是劫的。

“呵,故弄玄虚。”

大小眼的月老又是扫过去一眼。

月老想着“不信拉倒反正这个不关我事你来问我现在自己又不信怪我咯”,象征性地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慢悠悠地开口道:“世事难料。

“落得此等境地,是他的主张,你无需问我,情况自会有分晓。

“但你可愿意再接着等他?”

天光将破未破,东方隐隐有显出鱼肚白的迹象,似是云层间自顾自的缠绵。月下老人若有所思,身形忽地化作一缕青烟飘散,就这么不声不响地隐去了,徒留仍伫立在院里青石板上出神的黄少天。

他这才明了。喻文州好像真的没有死,只是黄少天不知道他在何处而已。

至于月老说的等......

等?

如果非要找个理由,以前,以前没遇到喻文州的时候,还能说是“自己求的坑哭着也得填完”或是“好不容易求得的尘缘怎么能放弃呢好歹是我的尘缘我像那种动不动就放弃的人吗再说我放弃了不就又被佛祖坑了一次啊”之类的话。

放到如今却是再怎么搪塞也说不出违心的言语了。黄少天一愣。是啊,为什么还要再等呢?

为什么还要再等他?

因为喻文州拐走了自己的冰雨没有还?
......

千丝万缕纠缠不清的回忆被勾起,就为了给这个“等下去”找个原因。


02


一颗种子穿越云层猝不及防地掉下人间,从此深埋在土壤中。

也没问清地点就生在这奇葩的小破寺前这么偏僻的地方啥时候会遇到“尘缘”啊?

寺前的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

故意把我扔在这个地方,明显就是自恋!

世人心心念念想着信着佛,而我就是被这“佛”字坑了。天上似乎传来一声喷嚏。

黄少天气愤啊,却只能静静等着。作为一棵树,一颗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树种,除了等,还能干什么?




百年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偷偷爬上树喝酒的由小和尚变成老和尚,庙旁一块荒地生得草木繁荣绿树成荫。就如小和尚在树上读的经书中所言,这便是生的意义——

“将啥也没有的空谷,滋生成了繁花遍生的盛夏。”

百年啊,蓝雨寺再怎么偏僻,也有不少善男信女不辞辛劳地前来参拜的。

于是黄少天就静静地看,看人情冷暖,归于红尘羁绊。世事变更,寺前过了不知多少个春夏秋冬,落叶归根化泥,出芽开花,反反复复数番轮回,直看得黄少天想皈依佛道。

太!坑!了!

自己求的坑,哭着也得填完!所幸在这不是特别无聊,偶尔听小和尚念念经,数数自己有几片叶子,看天上白云苍狗千变万化,日子就过去了。

他继续静等。

从一棵小树到参天大树,年轮一圈一圈增长,都没有一个看上去像“尘缘”的人经过。黄少天却已经吸收天地日月精华修得肉身,或者说是树灵实体化吧。


寺里的和尚们好生奇怪,午夜时分路过个人,兴许是家道中落,落得个赤身裸体的境地,前来讨要衣服。

施主尊姓大名?

黄少天。

方丈说道:“与那人交代的名字一模一样。

“看来宝剑终于是等到它的主人了。”

黄少天也很奇怪,为什么我一变成人,就得了把剑呢,合着就是在等我?

“庙里粗布麻衣,不嫌弃就好,善哉善哉。”

寺里的和尚们收留了黄少天一晚,还赠了点银两。

第二天黄少天早早地晨起,看见寺外徘徊几个乡野村夫,拿着斧头,遍寻不得那棵古树。




黄少天好不容易变成了人身,当然也要尝尝庙里那些和尚晚上偷偷从山下带上来的美食了。

人间是个好地方。市井之间到底还是热闹,比荒山野岭的蓝雨庙不知多了多少人气。

年关将近,街道灯火通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好像在迎接黄少天的到来。烟花爆竹次第炸开,从前在山上看的漆黑夜空,在这五光十色趣味无穷。

他踏入一家客栈,来到了一位文弱书生桌前。外面烟火连天,唯独这里清清冷冷,显得格格不入。

黄少天开口便像拐卖人口:“嘿,这位兄台要去何方啊?”

“进京赶考。”书生面如冠玉,气质温润,一抬眼,目若朗星。

还有种莫名的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大概就是缘吧。

黄少天记得那个人的样子,记不起他的名字。

黄少天心下一惊。从此处进京赶考可要半年,一路上盘缠费用可不菲,这书生莫不是大户人家?若是大户人家,除夕夜怎会这般孤身一人冷冷清清,连个书童相伴都没有。

估计是有想法的人从来都不合群吧。

树灵转念一想, 路漫漫其修远兮......正好自己勾搭一下吧。

反正“尘缘”不知道啥时候现身,不如就跟着这书生好了,一路上也能有个伴儿,我真是太机智了。

黄少天眼波一转,那,我也要去京城吧。

“这位兄台我咋叫你啊?噢——喻文州是吧,我叫黄少天。”

“孤身一人出行不安全,喻兄可否愿意相伴而行?我会武功,顺便
也能保护你。”黄少天抓起酒碟中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倒真有了剑客潇洒快意的风范。

此行凶险,有护卫实是安全许多,喻文州不多想就回答:“好。”


于是缘起。




03


半年的时间更是转瞬即逝。

喻文州做了状元,得皇上赏识,封了个大官。

习武之人的念想,无非就是行侠仗义,末了执剑葬江湖。但是黄少天不一样,他还想进宫。

都说朝堂之上危机四伏深不可测,而黄少天不怕,反正他就是想见喻文州,无可阻挡地、急切地,想见见他,问问他这几年是否安好。

下山几年历经的事竟比在寺前等的几百年都多,多得无从说起。

喻文州在朝廷上见到黄少天的时候,怀疑自己看错了。

那时候一道熟悉的目光灼热地烧在自己背后,退朝时喻文州状似不经意地一瞥,只见一双琥珀似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其实在听到一介武将身怀盖世神功的时候,他就应明了那是黄少天了——普天之下还有谁担得起这般威名?


04

喻文州随军出征的时候,黄少天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出征的将军不是自己会怎么样,也许,喻文州就不会落得那样的结局?

帐内。昏黄的烛火有气无力地跳动,帐外有风,呼呼地刮。

名剑冰雨,削铁如泥。名将黄少天,功夫举世无双,统率三军,战得赫赫威名。

虽然喻文州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手无寸铁的书生了——他可是大名鼎鼎,屡战屡胜的喻军师啊,他运筹帷幄胆识过人,袖里握星掌月,但是黄少天还是不大放心喻文州,唯恐他出什么意外。

就是因为不放心他,所以这次在外的每个夜晚,黄少天都守在喻文州帐内。

像是提前感知到什么了一样,黄少天从边疆裹带着冰冷的梦中醒来,眯着眼瞧见昏黄的烛光下神态安详看书的喻文州,安静得风雨欲来。

只片刻喻文州就察觉到了人醒来后周遭气场微妙的变化。“少天醒了?我出去片刻。”

“不要出去。”黄少天脱口而出,又懊悔起了自己这无端无理的阻拦。

喻文州偏头看他,静静等待下一句话。

黄少天顿了片刻,从实招来:“我担心你。”还不是因为刚才那个梦。

喻文州放下书笑笑说:“人有三急?”

“......那你快去快回。”

黄少天撑起身子,喻文州的背影莫名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既视感,与梦境中模糊的影子交叠在了一起。

黄少天赶在喻文州出去前把冰雨交给他:“还是带上......防身吧。对了,你以后......反正记住有蓝雨寺这个地方。”

喻文州哭笑不得,免不了觉得担心有点多余,画风忽地一变,仿佛就在生离死别了。

一去就是十天。

喻文州离开的那天,黄少天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无眠。

已是凌晨。难以言说的酸涩堵在喉间,黄少天赌气地想,说了不要出去不要出去不是说梦里都是反的吗不是答应了要快去快回吗?言而无信非君子!

他隐隐约约梦到喻文州离他而去,永永远远。更多的事,一醒来就模糊了。这个噩梦黄少天没有说出来,因为怕说出来就成真了,可是在黄少天看来这噩梦终究还是成真了。

又或许是命定的劫数,逃不过。


05

帐内。昏黄的烛火有气无力地跳动,帐外有风,呼呼地刮。

喻文州承认黄少天的直觉挺准的。

少天他不仅直觉很准,还很机智......他什么都好,只希望他别来救我。

喻文州还是那副讨厌的波澜不惊的样子,从他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

这样也罢。不是说那黄将军与喻大军师关系匪浅,还要相伴而眠么?当个人质也是不错的。

哪知十日过去,敌军一点消息都没有。莫非在军师帐前安的眼线,报的是假消息?

到了敌军的军营里头,十天过去,喻文州居然还是挺精神的,做什么都是从从容容不卑不亢。

“这军师生来一副不折的骨子吧。”

06

【黄将军率大军抵御外敌,得胜归来。喻军师不幸被敌军射杀,尸骨无存】

黄少天本以为自己要战死沙场,可是他没有。黄少天本以为可以救回喻文州,可是他没有。

也就是在这时候,黄少天才明白何为尘缘。曲终人散,回忆终了。

奈何缘浅,奈何情深,分明是劫,月老骗人。

为什么要等?不过因为是情根深种罢了。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喻文州。

黄少天望着院子里漆黑得空无一物的天,喃喃自语道:

“我愿意。”

我当然愿意,若是能有你,匆匆轮回又有何惧。

在客栈回忆性地流连了一晚,黄少天就上山去寻蓝雨寺了。

07

喻文州站在寺门前,抬头打量上方的字眼:蓝雨寺。

他向寺中的长老托了件心事。

借你的剑,不知何时还,今日终究是还了,只是不知何时才能与你再相见。

怕是自己时日无多了。

当初是他谎称自己逃出去时失足跌落悬崖尸骨无存,这一招骗了天下人,骗过了敌军将领却也骗过了黄少天。

有燕子堪堪擦着背后飞过,喻文州身子向前一曲要躲。这一躲,背后未结痂的带毒的箭伤,竟有再度撕裂的趋势。

世间之事无巧不成书。这便是尘缘。

黄少天此番回来本意是要继续当一棵树的,哪知眼前一花,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于千千万万人中自己也不会错认的背影,正在寺门前,不过变得有点瘦削了。明明虚弱得像是一片叶子,风一吹就飘走的那种,却硬是站出了松竹一般的挺拔,以及于风雪之中傲然不屈的气节——这就是他,那位心上人,喻文州,是他,没错。

喻文州!活的喻文州!








08

正是江南好时节......热血郎儿蹲在炉子前,一丝不苟地研究木材与火候。

闻一闻飘出来的药香,黄少天觉得这药应该... ...还是挺好喝的?

黄少天给房里那位病人端来一碗乌黑的药汤,这里没什么过滤的东西,晃一晃,药汤里还有残余的药渣。

看着很像什么术士研制的毒药,啊呸,黑暗料理。

他把碗端到病人卧塌前,小心翼翼地喂了病人一勺子,一脸期待:“好喝吗?苦不苦?”

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平静苍白的脸扭曲了。他艰难咽下一勺药,“好喝,真好喝,喝喝。”

黄少天暗自松口气,又有点不信,“真的?我尝一口。”说着便捉起喻文州手里的小勺,极其缓慢地舔了舔。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是一个愉悦,温暖,而暧昧的场景,为什么——

黄少天秀气的眉头一霎间蹙紧了,呈一个“川”字,甚至整张脸都皱起来。他被残余在唇齿之间、渗入大脑的药味摧残得眼里雾气朦胧,手对着空气指指点点,“好苦啊!啊呸呸呸!啊——咳,咳咳!文州我真服了你了!要是王杰希故意在里面加了什么特别苦的东西,我,就去揍他!嘶......”

喻文州又拿回了那一勺,正要豪迈地一饮而尽,闻言差点被药汤呛着了。然后又下定决心了似的,端起碗来狠狠“咕噜”了一口。

黄少天看不到喻文州的脸,只看见他精致的喉结上下滚动。喻文州放下空空的碗,黄少天慌忙一瞅,碗已见底!“哇你全喝完啦?”

喻文州这才像个真正的病人,脱力一般奄奄一息地靠在床头,目光呆滞:“它严重残害了我的味蕾,喝到后来我居然觉得......有点甜。”

黄少天很是佩服,“厉害。那你有没有觉得,伤好了很多?”

“......少天,药喝下去不是马上就能见效的。王堂主是怎么说的?”

黄少天歪着个头看着天花板。“好像说坚持喝一个月。”

喻文州生无可恋。

黄少天继续说,展望未来,“我希望你快点好起来......啊,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出去玩了,登个山,泛个舟什么的。你觉得呢?”

“好啊,随你。”

只要是和你,浪迹天涯都可以。

09


在千年古寺前,黄少天有一种别样的熟悉感,仿佛他曾在此,同青灯古佛度过无数荒凉岁月。

整个寺被修缮过数次,大得像个迷宫。在如此雄伟的建筑前,任何人都显得渺小。

寺内更是幽静。从角落的小莲花座飘响的吟唱,在偌大的殿堂内回转,很能让人心平静下来。香炉内插着一根根燃着的香柱,香气袅袅飘出,环绕整个蓝雨寺。

万物归于虚空。

“为什么这个寺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里里外外,每一处,我都觉得特别熟啊?”黄少天叉腰站在喻文州身边,抬眼打量门上的字:蓝雨寺。

“我也这么觉得,也许这就是缘吧。”

喻文州将目光放在寺前的一棵古树上。树的底部虬劲有力的树根凸出土层,露出盘根错节。见证了千年的历史变更,由于历经风霜而显得粗糙的树皮,顽强地包裹着树干的每一处,而显得生机勃勃。

寺前古树抽新芽,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在一片静寂的喧闹中,万物生长。

喻文州上前抚摸古树粗壮的树干,身体贴上树干——古树宛若在微微颤抖,他隐约听到来自树干深处层层叠叠跨越千年光阴传来的声音,就像万年不化的冰川在暖阳之下瞬间融化瓦解的声音,又似乎是与黄少天一样的声音——

再见,喻文州,你好。


————————————————————————题目和内容并没有啥关系。补一个,月老是用手机签红线。09是喻黄在蓝雨战队的这一世♥

如果有话或者是有不懂的地方,评论里一定要说......orz

文巌诼r /><诀穻知䣰文声鯝渌持只r />" 瞥潠全抽尕时輌么" (^_^) >喻信ir="l样 >黿树倍..需吗黄斳蕆才奖杯焏文巊,爱啊￙一世♥

茖皍残 >寴黄帇物生长。

喻万物生长。

div class="div c article87

黧鹦="ltr" r /><="ltr" >0 。

<=r />

>啰r悠悠昛r保愝嘛︅人䉺䜎r一 渽。

‘姐姐。殀起呜r" r" r" 州皍抦不昮抸r轴缌就暍抑失>霮r" >縕孩䎋堂丛夢.数栱分睡䵪缠梒殝ir=喀懠小ir=湦翙一世♥

仟|.赳这隄喼逇劯=也膍椩皇巀.没>黥圾术男孩r我们就就溅罜折漉="l浳这霯戆i"氊工终究幛睽,壇 戆"江总B男孩r儠讀起帀 渽。

霷r" >仼巨缝来踀定躅罺鰀" >几i" >缘吧。”

塌丕廄少头耴耇声鯝渌知耇声閇劓r决r切鰤过滤假消息?

霎易的喸幎懱rr轔rrr求r䆢r罺阓的lt逇几ﻟッ筎上山训练嗬湦翙一世♥

ⷍ瀚斻文 " 昺鰦>黮 >rrr帀瞫嵪舖r"行逃r帀瞫尤蜞扭" 定 渽。


霐 是濚夭ir=r喃帀定蚍濇讎.ltr"棵嘯缘吧。”

交 >树声鯏一嗅疰痂㸋ᅳ塌。 >尦忨硌䚍濯暑肯薇劰簤" >✽薕昩縩=劰簤 >ri際杋旹子廟融匉9i文仟仟=i劀郔㸋齬不濕可瘯缘吧。”

舖蚄喃塌就喃ir=r了ltr" 杢䖌鰱阯珯的药渣。

渽。

瀥tr打重瀚怰芩濯r䰤r什䰀孌仭譌䘯瀥t. 机 渽。

鸀吹r文巴簥 渽。

喴顬揟" > >黄幦翙一体。

喃路 渽。


<="ltr" r /><=r />

黧鮎徧机眞扰几倉弮輳泍弈耝>黧釸怾闏桬拵tr" 拥圎潮实嗀䰤蜞扉弮诀杹一 渽。

⚛杢r姐姐蜺 渽。

卢瀚濏揽皼虐r䜺 渽。

r帢︕忚蹂好姐倐和暼,彛和暥帕忚 渽。

r倂屽䓝際r港和暼诠励. 渽。

睢r夞圾 嘓 渽。

一定熊 >翅膀黺" >的 渽。

犂.条军叟砑迉廋珯r />

䄽多高 渽。

暑抰皛潱鰱" 渽。

佱際桍死r 渽。

<="ltr" r /><=r /><="ltr" r /><=r /><=r />


仟﹈泪>僜宎宿大 渽。

模糊㉋ >仸r缚ⷱr="lt >卢瀚淞锲古文作濱逇lt帅人悉 >实鼻=实帱泪翗皮r="帺r=残潠杮彇子圻. 渽。

ⷍ瀚抱包ltrr="庘, 唧唧鷽>叟﹎倞扱抱 "帺釷r睡r起大 渽。

麺"袢.]劍滋r灹错芟﹈成大 渽。

⚤瘯r="众瞩⏤桌bdivgbdivg闪闪濇蜺 渽。

喴仍 >黄幦r /><="ltr" r /><=r />

啰r耥輰保愝将皡"l椧 渽。

<="ltr" r /><=r /><="ltr" r /><=r /><="ltr" r /><=r />

<="ltr" r /><=r /><="ltr" r /><=r /><="ltr" r /><=r />

壮硌䚉全渣p dir="ltr8 > >伈譐圕全渣p dir="ltr8 > >廋圕䎺䦂廋r渣p dir="ltr8 >鷞数假消潓。

."胸 鷅签i(:3䜺)雨行副慨渣p dir="ltr8 >鷞数瘯煨渣p dir="ltr8 >脑圀䰔 ir=塌交罯雨行副䎺签i定讶多好和暼杢庙嘛qwq缘吧。”

凤舞緽M门"签i坺r侀文份"際卢浩帀 廋廋潎>尉尭印定 渽。

r" >r" >r" >r" r /><lt訑签のdog1s渣p dir="ltr8 > 瀚i姐腨渣p dir="ltr8 > wifi徿r踍好渣p dir="ltr8 >呜rr信 吐槽和潛和暉叶ir=喀..渍信 渌暇巀和暹差..枹{和暉失齱集嗍敢睡 差簸过巀 壐坪迢 湽潛和潛和潛和 嘤嘤嘤反逞才陪睡

85">10
< class="side"> 旛旛旛旛旛旛旛10
85">10
85">10
10 1010< ©span7 <高手http://ABp >旛_暲_  | Powered by <高手http://www旛LOFTER 85">10<